新东方网>留学>留学生活>留学安全>正文

留学生吸食笑气致残 曝光后卖家销量不降反升

2017-07-28 10:13

来源:新闻晨报

作者:

  “我觉得我勇敢地站出来了,结果没用,还被骂得那么惨。”和刘雪(化名)约采访不容易,在采访前晚的9点半,她发来一长串的文字:“我写这篇文章,是因为很多人觉得‘打气’没那么伤,才会猛打,因为当时没人告诉我们这个东西会这样。”

  事与愿违,《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》文章出来后,刘雪认识的几个卖家,一氧化二氮的销量不降反升。

  她发了条朋友圈:“所做的一切好像都白费了一样。”

  采访结束时,刘雪发来她最新写的文章,想让更多人看到。文章的名字叫《滥用“笑气”——是我这辈子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》,“我是为了像我一样,自制力差、生活空虚、喜欢醉生梦死,没底线追求刺激的人……”

  越陷越深

  国内的讨论,是从6月30日刘雪的那篇《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》开始的。作为麻醉药的一氧化二氮在临床医学领域几乎引领了麻醉剂的发展,是现代药物发展史上最伟大的成就之一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发现了一氧化二氮麻醉作用的戴维曾写诗歌颂它的“美妙”,他可能无法想象,他取名的“笑气”,在2016年世界滥用物质排行榜上,挤进前十,和大麻、摇头丸、可卡因、安非他命、麦角酸二乙酰胺、致幻蘑菇、阿片类药物等,成为世界范围内十大最受欢迎的毒品。

  “‘吹气球’的感觉不是说特别轻盈那种,就是很放松,什么都不用想。”3个气弹能吹1个气球,最多的一天,刘雪用了2000多个气弹,“一天3箱,一箱24盒,一盒24个”,最后她手都脱皮了,腿上冻出了个窟窿。

  “我之前是很乖的那种,同学聚会,他们喝酒、抽烟,我就在一旁看着。去年9月份,那段时间,我真的是压力太大了,就开始’打气球’,觉得这个东西比烟酒的危害要小,身边朋友有拦我,但是大家都没太在意这件事,当时我们都以为,这个东西对身体没太大伤害。”等刘雪发现自己上瘾的时候,已经越陷越深了。

  “我戒过两个月,那两个月我觉得身体在慢慢变好,除了心脏跳得很快。”父母让亲戚在西雅图看着她,连门都不让她出,“他们小心翼翼地对我,夜里我睡不着,他们没话找话也要陪着我”。

  后来,刘雪忍不住,跑去拉斯维加斯,在酒店里吹了三天“气球”。在那之后,情况越来越糟。

  “我背着家人开车去卖‘笑气’的朋友家楼下,夜里不管几点,都让他给我送下来。我把车停在隐蔽的地方,就在车后面‘吹气球’。”吹完了,再等到朋友睡醒,开车送她回家。“亲戚看见我车里散落的气球,我说是我朋友吹的,但他们肯定知道怎么回事,他们也没辙了。”

  有一次,她“吹气球”声音太大,吓得小区里居民报了警,警察来了,看车里散落的气球,也没辙,只能告诉她别吸了,顺便把她的车钥匙拿走,让她自己走回家。

  再到今年五月,刘雪不吃不喝吹了几天“气球”,晕倒在车里,朋友把她送到医院的时候,她还是昏迷的,醒过来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大小便失禁了,“那个时候我早就走不了路了,还是一直在吹”。

  她一个朋友曾说:“我可以打20分钟气球,即使我20分钟后死了,我那20分钟也是开心的。”

新东方网托福官方微信:新东方托福 (微信号:xdftoefl

最新考试资讯、托福预测、托福解析,请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! 

新东方留学考试辅导专区

班级名称 上课地点 上课时间 费用 详细

焦点推荐

版权及免责声明

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新东方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(含本网和新东方网) 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复制、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新东方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本网未注明"稿件来源:新东方"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仅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转载稿的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"稿件来源"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"稿件来源:新东方",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见稿后在两周内速来电与新东方网联系,电话:010-60908555。